掳获女医生

听邻居说隔壁新大楼搬来一个相当有名气的年轻女牙医, 因为她的父亲和政商名流非常熟而她父亲过世之后, 她就继承了她父亲的牙医诊所原本的客户当然也习惯了到这个诊所看牙, 所以她的生意非常得好名气自然就传了开来。 我有一天回家的时候,正好碰见她出来买东西, 她曼妙的的身材令我为之惊艳我倒没想到她长得如此标致。 见过她之后,我心里开始盘算着邪恶的计划, 如果我可以得到她那我就可以利用她的诊所得到许多美女, 于是我每天注意她生活起居的时间等对她生活的时间了若指掌后, 我决定在一个星期三晚上下手。 那天晚上她看诊到晚上十点半,她习惯性的到超市买一个星期要吃的东西, 因为我跟踪她已经一段时间知道她会开车经过一个人烟稀少的小巷子, 所以我在那里等着在她的车经过时,我突然冲出来, 她紧急煞车之后看见我蹲在地上,以为我受了伤, 不得不下车查看口中还责备着我走路不小心。 她走到我的身边,蹲下来查看我的伤势, 我突然用一条手帕捂住她的脸她吸到呛鼻的气味, 发现是乙醚的味道拼命用力挣扎想将我推开, 但我的手臂却紧紧将她抱住她根本无法抵抗。 做医生的她当然知道吸入太多乙醚气味会让她昏迷, 但她因为紧张也无法闭气太久在她憋不住气的时候, 反而大量吸入乙醚的气味她的身体开始软化, 双手也垂了下来我确定她失去了知觉,立刻将她抱到驾驶座旁边, 确定没人发现之后将她的车开到她的诊所门口。 因为已经凌晨一点,台北仁爱路上已经没什么行人, 我拿她的钥匙开了门再将她抱进诊所,放在候诊的大沙发上, 然后将铁卷门放下这当然代表着她已经成为我的禁脔。 我翻看她的皮包,看到她的身分证, 上面写着: 「唐小娟, 民国六十二年六月二十六日生」等等资料她果然相当年轻, 配偶栏也是空白这更令我放心不少。 唐小娟今天穿着白色的丝质衬衫,黑色的短裙, 再配上微微发亮的肤色丝袜和白色凉鞋把她的身材衬托得完美无暇。 我将她抱到诊疗椅上,用绳子把她的四肢都绑在诊疗椅上, 轻轻解开她胸前的钮扣一股香气扑鼻而来。 唐小娟工作了一天,身上还是散发着迷人的香味, 令我非常兴奋。 我用舌头轻轻舔着她的乳沟,手伸到她的背后将胸罩解开, 当我将胸罩向上推的时候她那对34D的乳房立刻弹了出来, 乳房丰满圆润白皙无瑕不说乳头和乳晕竟是粉红色的, 在灯光之下呈现晶莹透明娇艳欲滴的模样。 我已经忍不住的吸吮着她的乳头,用舌头不断拨弄, 唐小娟的身体竟轻轻的颤抖起来可见她的身体相当敏感。 我将她的短裙拉到腰部,她那双修长光滑的玉腿完全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的手在她玉腿上来回滑动享受着上帝完美的杰作, 下体已经涨得相当难受了。 我掏出早已硬挺的肉棒,用龟头摩擦着唐小娟的朱唇, 手指轻轻揉弄着唐小娟的禁地虽然隔着丝袜和内裤, 敏感的她竟立刻流出许多淫水纯白色的内裤上出现一块长椭圆形的水渍, 我的手感觉到她渗出的淫水干脆把手伸进她内裤里, 将手指轻轻插入她的小穴中。 唐小娟的唿吸急促起来,牙关一松,我的肉棒顺势进入她的口中, 她在恍惚之间感觉到口中有东西,不由自主的吸吮着我的肉棒, 使我感受到湿润和温暖。 正在我忘情享受着口交的快感时,感觉到唐小娟的身体有些微的摆动, 我赶紧将肉棒抽出来坐在她的身边。 唐小娟慢慢醒了过来,看见一个陌生的男人在玩弄她的身体, 又发现自己被绑在诊疗椅上 大声斥责说: 「你是谁你想做什么快放开我。 」我笑说: 「唐小娟,你最好乖一点, 否则是自讨苦吃。 」她说: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你再不放开我, 我就叫人啰!」我说: 「你叫啊!你的诊所隔音设备做得这么好 谁会听见啊!」唐小娟定神一看发现这里果然是自己的诊所, 她摆动着身体想挣开绳子但手脚都被紧紧的绑着, 根本动弹不得。 她说: 「你怎么对我这么了解你到底要做什么」我抚摸着她的乳房, 笑说: 「已经这么明显了 你还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吗」唐小娟骂说: 「住手!你不要碰我, 马上放开我否则我会让你有坐不完的牢。 」我说: 「是吗 过了今天晚上,你会乖乖的顺从我。 」她骂说: 「放你的屁,放开我,磙开!」我根本不理会她说什么, 从药柜里拿了一个针筒和针剂走回她的身边。 她看见我拿的是麻醉药, 害怕的说: 「不要, 求求你饶了我不要!」在她说话的时候, 我已经在她手臂上打了一针这是强效的安眠药, 虽然我只打了一点却够让她睡上两个钟头。 只见唐小娟说话的声音愈来愈微弱,两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 虽然她努力以意志力克制睡意但还是很快就昏睡过去。 我将唐小娟的手脚解开,把她抱到候诊的大沙发上, 我趴在她的身上用舌头舔弄着她的阴唇和阴核, 她的小穴马上又湿润起来。 我将我的肉棒再度插入她的口中,一方面品嚐着她的私处, 一方面享受着她口中的温暖及湿润这是男人的最高享受。 当唐小娟的身体渐渐蠕动起来时,我拉开她的双腿用龟头摩擦着她的阴唇, 轻轻向前一顶龟头已经进入她湿润的阴道中。 当我想更深入的时候,发现似乎顶到了什么东西, 我一股作气将肉棒全部插进去才感觉到似乎顶破了什么东西。 我抽出肉棒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她的阴道中流出血来, 我惊讶自己运气怎么这么好唐小娟竟然还是个处女。 我回想起这些日子观察她的生活,她似乎连个男朋友也没有, 或许趾高气昂的她根本看不起男人吧!但她怎么也想不到会被我破了瓜。 我怜香惜玉的轻轻抽送着肉棒,她的柳腰似乎也迎合着摆动起来, 我等到她的阴道完全放松后开始加快抽送的速度, 唐小娟也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 我将她的身体转过来从后面插入,肉棒似乎更深入的撞击着她的花心, 唐小娟虽然不醒人事但身体的自然反应似乎渐入佳境。 我将她翻回正面做最后冲刺,唐小娟竟下意识的紧抱住我, 我狂吻着她她也以香舌回应着我。 我将精液全部射入唐小娟的口中,拿起数位摄影机拍下精液从她口中流出的画面, 又拍下她全身的裸照和含着肉棒的样子用这些东西来逼她就范。 等唐小娟醒来的时候,她发现电视上正拨放着我刚拍下来的画面, 她又发现自己全身无力 问说: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又给我打了什么针」我说: 「只是肌肉松弛剂而已, 别这么紧张。 」唐小娟说: 「无耻!你已经得逞了, 快给我磙!把照片回我。 」我走到她的身边,将她抱在怀里,她虽然有千百个不愿意, 但根本无力反抗我。 我说: 「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 我不会亏待你的。 」我一边玩弄着唐小娟的身体,一边告诉她我的计划, 她当然不可能答应我的要求。 当我的肉棒进入她的体内时,她感觉到下体传来前所未有的快感, 虽然嘴里一职咒骂着我身体却不自主的迎合着我的抽送。 刚才她在昏睡中被玩弄,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但现在她清楚感受到阴道中的阵阵酥麻似乎也无法抵抗这种诱惑。 她终于在我的抽送下崩溃了,紧紧的抱住我和我热吻, 这时候我突然将肉棒抽出来她感到空虚得非常难受。 她看着我, 说: 「你到底想怎么样不要再折磨我了。 」我说: 「告诉我, 你为什么还是处女」唐小娟说: 「关你什么事。 」我又狠狠的抽送了几下, 唐小娟说: 「因为我不喜欢男人, 我是GAY。 」我说: 「好好的女人不做,以后还敢不敢看不起男人」我开始疯狂的抽送起来, 唐小娟呻吟着说: 「不~~~敢~~~了不要~~求求你温柔一点。 」在我放慢速度之后,唐小娟就像温驯的小猫, 依偎在我怀里任我恣意玩弄,本来是同性恋的她, 第一次嚐到男人的滋味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是正常的女人, 虽然是被我强暴但却觉得非常兴奋。 唐小娟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但似乎已经无法拒绝我了。

上一篇:恶魔的契约 下一篇:第四次凌虐